您所在位置: > 京城彩站代销费差异大 历史遗留问题8年未解决

京城彩站代销费差异大 历史遗留问题8年未解决

2014-11-11 来源:web

  站主多次要求修改协议未果 业内呼吁彩票代销规范化

  ●京城部分彩站代销费只有3%

  ●“历史遗留问题”8年仍未解决

  ●彩站代销费何时平等仍旧雾里看花

  过去8年里,刘先生的彩票代销“提点”从2%增加到了3%,这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去甚远,他多次向机构提出重新签订彩票代销协议,然而至今没有结果。类似情况在全国广泛存在,颇受彩站经营者诟病。规范彩票代销,已成为彩市发展的必然。

  早起晚归,热情服务,努力提高销售额,是每个彩站经营者保障自身收入的前提。然而记者日前在走访北京朝阳区多家彩站时发现,有的彩站日上三竿,却仍未开机营业,更有彩站开了近十年,却至今不为邻里所知。

  是什么原因让站主如此“懒”于经营?在随后展开的调查中,记者发现这些彩站的经营者普遍面临一个困局——其彩票代销“提点”仅为3%。他们多次向机构提出重新签订代销协议,却至今毫无结果。

  彩民抱怨彩站偷懒

  北京市朝阳区的刘先生早在8年前就开了彩站,但时至今日,他的彩站在周围邻居看来仍未见“起色”,甚至有周围的彩民当面抱怨他不善经营。

  “别人都是一开门就立即开机,马上打扫卫生、更新走势图、抄写谜语、摆放报纸,等有彩民进来的时候,这些都做好了。他倒好,等天黑能把这些全做到,就算不错了。”8月20日,一位彩民当着刘先生的面和记者调侃,而刘先生则笑而不语。

  等这位彩民抱怨结束后,刘先生才对他说:“不是我偷懒,即使换了是你,也未必能比我好到哪去。我的报酬标准比同行低了一大截,这就很不平等,而且我努力了8年都没改变,换谁,都得失去热情。”

  随后,刘先生对自己的报酬作了进一步解释。因为彩站与机构是代销关系,所以在彩站开始经营之前,便会签订代销协议,其内容中对彩站的报酬有着较为详尽的规定。彩站的报酬一般都是按照销售额的一定百分比来获取。大家习惯将这个百分比称作“提点”,百分之几就被称为“几个点”。

  “我的提点,只有3%,这还是后来给改上来的,之前更低,只有2%。”刘先生说。

  这番话,随即让之前抱怨的那位彩民目瞪口呆,他说自己还从未听说过这么低的“提点”。

  八年前签订“百分之二”

  2002年时,刘先生所在的小区尚未有人经营彩站,作为先行者,刘先生在申请彩站时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借鉴。

  “当时他们说我可以有两个选择,一是拿销售额7%的报酬,但是要交宽带费、材料费、管理费等费用。另一个选择就是不交任何费用,但报酬只能拿到销售额的2%。”刘先生说,面对7%和2%的差别,他当时确实没有注意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未来的销售额会怎样。

  不过在一番咨询后,刘先生对宽带费、材料费等费用有了较全面的了解——每月近千元。

  “当时我自己的经济状况也比较困难,就害怕自己每个月会赔钱进去。”刘先生最终选择了“保本稳赚”的“提点”——2%。

  但就在开始经营彩站后不久,刘先生就开始后悔了,因为他发现几乎任何一家彩站,都受到彩民的热烈追捧,经营状况远比想象中的好。和那些拿着7%“提点”的彩站比较,自己的收入明显少了很多。根据他的计算,他没交的那些费用,总计也不会占到销售额的1%。

  为此后悔的,并不是刘先生一个人,与他同时期申请彩站的不少人都因为选择了2%的“提点”而开始后悔。但他们没有想到,即使通过8年的找寻,他们依旧没有找到“后悔药”。

  调查中,记者发现不少彩站当初之所以选择了2%的“提点”,和刘先生的情况有很大相似,他们当时的经济状况,让他们难以自信能够承担起其他诸多费用,所以希望通过选择较低的“提点”,来避开风险。

  彩站呼声遭漠视?

  “当时,彩站是一个全新的事物,很少有人能够看清它的前景。”刘先生说,事实上他开彩站,是在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动员下才动了这个念头的。这一说法也被朝阳区其他彩站经营者证实。

  据多名彩站站主回忆,当年工作人员在劝说大家申请彩站时,除了介绍彩站及彩票销售的一些基本情况外,多数都特别强调了可以通过选择2%的“提点”来实现“保本稳赚”。

  事实上,从2003年开始,刘先生他们便开始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,希望能够对过去签订的代销协议做出修改,从而让彩站在收入标准上实现统一。但刘先生说这一呼声从未被重视过,更没能等来什么改变。

  进入2008年后,刘先生他们先后接到机构工作人员的口头通知,称今后“提点”将升为3%,这让长期呼吁改变“提点”的站主们颇为兴奋——虽然这一标准仍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但他们认为,这是机构的一种态度体现,事情或许就会出现转机。

  然而几天后,各彩站接到新的通知,过去曾对他们免费供应的彩票打印纸,今后将开始收取与其他彩站相同的费用。

  “这就等于因为涨了一个点,但是要开始交材料费了。”刘先生说,事实上他们希望的是,机构能够将他们和其他彩站一视同仁,收取各项费用的时候,也把“提点”与其他彩站统一了。

  代销协议不统一广泛存在

  “我们中间有的是很优秀的彩站,但是成绩那么优秀,得到的收入却是同等情况下别家彩站的一半,这对谁都说不上是公平啊。老是这样,到后来积极性和热情都会降下来。”刘先生抱怨说。

  北京某发行机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工作人员则向记者表示,这类问题属于“历史问题”,很难解决。“从法律上讲,当初是你认同这一标准,才签订协议的。机构没有责任要更改协议。”

  刘先生声称,北京市朝阳区有不少彩站过去是拿着2%的提点的,且据他所知,其中多数彩站的这一“待遇”至今未有改观。而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接触的十几家彩站里,多数站主均认同这一说法。

  记者随后走访北京市丰台区、海淀区、西城区多家彩站,部分老彩站的站主向记者透露,自己所在区域也曾有过拿2%“提点”的彩站,但这类彩站在后来都通过增加“快乐8”等快开游戏而重新签订了代销协议,“提点”增加到了7%。

  而记者随后联系山西、深圳等地部分彩站发现,当地机构与彩站签订的代销协议中,“提点”并不统一,且有部分彩站存在和北京刘先生相似的“历史问题”。较为突出的是,多数地区的彩站在与机构签订的代销协议上,将专营彩站和兼营彩站的“提点”区别开来,导致彩站站主颇有抱怨。

  业内建议统一“提点”标准

  “同样是卖彩票,为国家公益事业做贡献,我拿3%‘提点’,别人却拿7%,连别人的一半都不到,这里面的公平性在哪里?”北京的刘先生认为,如果计算自己过去8年销售额和收入,“至少比别人少挣一间屋”。

  更令刘先生生疑的是,这么多家彩站拿着3%的“提点”,会不会有人从中拿走了另外的4%?他认为,有失公平的“提点”之所以未能改变,可能和其背后的巨大利益相关。

  对此,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,此类“提点”问题,实际上早已存在,只是一直未曾被重视。其根本原因,在于机构相对于彩站处于绝对强势地位,很难像其他代销关系中的双方一样保持平等对话的姿态。但作为彩市中数量最多、普及面最大的彩站,对于其利益,机构应该尽可能予以保障,“提点”标准不统一即使属于“历史问题”,解决起来也不应成为难题。

  “说难办,其实还是背后的利益作祟。”该业内人士认为,这一不公平现象,虽然难以用法律手段改变,但相信机构会在适当的时候,通过建立统一的“提点”标准,从而彻底改变。“将代销协议的规范化、统一化,是彩市发展的必然趋势。”